运营商世界网

专访中国联通云数据有限公司副总李浩宇运营商世界网CEO康钊

专访李浩宇、康钊

233333.jpg

记者:我先问问李总关于云的问题,包括现在IDC比较权威的机构,康钊品牌作为一个新型的机构,他们对国内云厂商的排名看的不是特别清楚,国内现在还处于三国初期,对未来几年云计算国际市场格局排名您怎么看的?

李浩宇:你说的这个我们一直在跟进这些报告,因为从去年我们一直推进GartnerGartner毕竟是国际化的一个咨询机构

有一个模拟象限,把IBM、Google这些云包括数据中心的发展,每年会出一系列的报告,刚才路上的时候我们合作伙伴也在约我,本周五会有一个发布会,他在国内对于IDC云计算市场的一些观点,我们的市场空间很大,相对于国际市场来讲,国内市场的爆发也很快。

所以说也吸引到他们的眼球,我们最早其实在前年的时候,应该是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了解IDC的报告,对国内的市场已经有了一个分析,当时出的报告是上半年的一个云计算市场报告,因为我们是2012年发布的联通沃云,阿里云是第一,中国联通的沃云和天翼云是第二、第三,其他的都是互联网厂家,我们也看到随着云计算市场清洗,整个在国内云计算这个市场已经开创了,个人认为原来云计算市场,其实运营商并不占优势

原来没有提云计算的时候它是一个IT市场,这个IT市场就是大量信息化的采购,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是分层的,比如说都是自建的模式,我去买硬件、招标我选戴尔的还是华三、华为还是曙光浪潮的服务器,买完之后这些资产都是政府或者企业自己的,因为他要做一个信息中心的话,他还需要网络,网络是我们的市场,他先去招专线电路,数据中心有可能自建或者租用。

333.jpg

但随着云计算服务的提升,国际化的云计算的发展,美国的采购的FBI,各级政府包括国外的政府,德国、韩国都开始采购云服务了,国内也开始,所以李克强总理在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来要鼓励政府采购服务

所以大量的政府机构在2013年的时候都把原来的IT公司转化成采购服务了,一转化成服务之后,我们就感觉到整个市场就完全对我们运营商开放了。

其实我们运营商有云之后,我就可以来承接专线电路以外的整个计算市场,服务器市场

服务器市场不再买硬件了,它是轻资产买服务了,从自己的自建转化成共建共享的模式,所以说这个市场对于我们一开放之后,我们也看到市场非常大。

同时发现华为华三以及硬件厂家也看到了市场,我们跟华为交流过,他感觉到他们的服务器、份额会快速下降,因为阿里做云之后,很多原来买他们服务器的这些客户都去买阿里云了,买AWS了。

AWS进中国对硬件厂商冲击很大,所以硬件厂商浪潮、华为、华三都开始做云,但是他们的云跟运营商是有差距的,我们有云也有网,网是我们的优势,因为如果只有云没有网的话,还是一个孤岛式的一个平台。

只能满足它现有的一个自己独立业务的成本,还达不到共享的状态,有了运营商云的话,以云+网的模式,又可以把公有云私有云通过网的特点联结在一起。

云的特点就是可以扩展,比如12306,最开始买阿里云的时候,一到春运高峰期瘫了,计算能力可以扩很多,但是网扩不了,一有瓶颈,大的并发访问量就会使他瘫掉。

阿里云还是靠运营商提供网络机房支持,我们快速拓展带宽之后可以实现网络的弹性市场。

所以说我们云端市场,除了阿里、百度这些技术输出型的互联网公司,原来自己做电商的也有很强的计算能力,包括京东开始输出数据服务。

互联网的阵营做云是一块阵营,但他们的特点是技术领先,是属于自主研发的技术进行输出,因为面向整个阿里,面向整个天猫还有淘宝,大量并发的计算能力进行打包出它的产品之后,可以把它原来采购我们的一些运营商的带宽以及机房能力闲置的时候卖出去,租出去提升它的价值。

所以说互联网就可以以阿里为代表,包括百度、腾讯,他们做了多年的打造,可以满足各行各业,比如说电商游戏是它的强项。

然后就是硬件这一块,刚才提到的华为、华三、浪潮、曙光,他们也做云,因为不做不行了,如果他们不做云,这些互联网公司一做云,觉得去买戴尔的服务器很贵,一个服务器可能5万、3万,但是自己通过定制化可以有效降低成本,因为云必须降低成本,假如阿里云不降低成本,它没法跟AWS竞争,它的成本一降低,华为的服务器采购量下降了

阿里买华为的服务器采购量下降了,所以华为也要做云,华为不做云,它的服务器也会受到打压,浪潮、华为都看到这一点,这是硬件阵营,因为它有网络设备,是通过服务器的驱动。

因为云还要买服务器进行虚拟化,它有它的硬件优势,硬件优势有它的计算能力,这是它的优势,它做云不管是开源还是自主的。

还有一个就是集成商,原来某一个政府要做云,买服务器和软件得招一个集成公司,比如说太极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厂家,我们运营商也有一些公司,它做云会把政府、企业硬软件集成在一起,但这些公司现在也开始做云了,如果它不做云,互联网公司就会被其他厂家抢走,这是第三个是集成公司的阵营。

最主要是运营商的阵营,这个阵营就是以联通、天翼、移动为代表的,我们中国联通早在2008年就做了我们的云计算的一个研究,当时是做了业务储备,2012年的时候确定了联通的技术演进路径。

我们看到阿里飞天系统是自主研发的,通过整个技术进行自研的,通过开源进行自研的飞天系统,相对于更开源的是有差异的。

我们当时在看到底走哪一条路线,结果事实证明现在这个路线是非常正确的。

现在openstack是主流了。当时整个市场有美国商业化的软件,还有其他的一些路线等等都不一样,我们运营商为什么要打造自己自研的路线呢,我们也看到因为云计算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安全可靠。

天天被黑客攻击会有很大的风险,如果不是自主知识产权而是用美国的科技,美国的产品可能在政府信息化建设方面不会买你的单,它有等级保护要求。

我们也看到清晰的市场定位,比如说阿里面对的是互联网电商客户以及一些行业企业,但是我们运营商面临To B,主要大客户是国企。

联通的品牌政府还是很认可的,前几年我们做的保定的项目,保定市长就提到联通是国企,我们信任联通。中国的运营商还有社会责任,我们的品牌认知度很高,我们坚持搞开源路线搞自主研发,自己要有自主知识产权,这样才能跟客户进行深度定制化。

比如说我们某一个客户,如果说他要做云,他可能开始用的很少,但是他必须买一个大的别人才卖给他,这样一来很大一部分会闲置,闲置就会浪费,做云一定要为客户降低成本,为客户提升价值。

我们用openstack这种自主研发的模式给客户做定制化,用多少给你定制,可能你用的功能不一样,我们会有差异化,比如给保定政府、河北公信厅,环保厅的东西都不一样,我们给内蒙环保厅做的环保云,因为它需要超强的计算能力,政府的行政审批包括一些对外的互联网发布,我给他做的就是私有云的一个发布。

但是我要给他做整个政府信息,政府公开还有政府内部信息的共享,但是很安全。我们认为三分建设七分运维,其实就是七分工作和安全,云交互很容易,但是真正后续出了问题了,就是政治事件。

云的安全性也是我们运营商最关注的,我们给大企业提供一种不安全的云的话,整个服务品质和服务质量就会达不到客户的要求。

所以我们认为运营商有这样一个责任,同时有这样一个实力,由我们联通做自主研发,把自主安全可控的整个源代码都变成我们自己的,可以给客户提供定制化、降本、增效的服务,同时把我们的网络资源、带宽资源、专业资源进行匹配,我们叫云管端,有云了才有网络。

同时落脚到手机终端上,一些城管还有交警需要拿一个iPad现场执法,这些都是跟云相关的

所以我们运营商有这样一个优势,相对于互联网阵营,硬件厂商阵营他们有自己的产品,技术领先没有用,他们缺一张网,他们做云的时候需要找运营商,还要租我的网络和机房。

未来运营商的分支可能在云计算市场上,尤其在国内,我认为应该是一枝独秀的。我们看到传统的IT投资现在基本上全部转化到了采购服务,传统IT投资里最大的份额是以政府和大企业为主的。

政府智慧城市建设的投资,尤其未来还有物联网的发展,对整个云计算需求是非常旺盛的,也是云网一体化全套的方案,占领整个中国云计算市场巨大的优势,未来包括阿里云有它的优势,运营商肯定会在整个市场份额中至少占50%以上的一个份额,这是我个人对你刚才提到问题的观点。

记者:50%以上的份额到哪一年就能实现?

李浩宇:我估计可能今年就有可能实现,因为现在来讲,我们现在很关注这些政务云的。

康钊:这次厦门投标,腾讯云是一分钱报价,标底是495万,所有其他厂商全部都是200多万,300多万,但是腾讯是一分钱。一个民营互联网企业为什么是一分钱的投标,这里面引发的故事很多,思考的也很多,是不是财大气粗,是不是跑马圈地都可以去分析它的动机。这个事在云市场招标中引起的反响非常大,你们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

44444.jpg

李浩宇:为什么腾讯、阿里都要抢厦门政府,其实厦门政府之前有大量政务云,去年我们中标了青海政务云,今年中标了辽宁政务云,都看到了互联网公司的身影。

这个竞争原来只有运营商三家竞争,我们现在直接跟华为、阿里等互联网公司竞争,我们看到他们非常看重政务市场,一个是省级政务云市场,还有一个地市级政务云市场。就凭现在整个对政务云市场规模测算来看,国内的云计算市场政务云应该会占50%以上的市场份额,因为大量的IT投资都是政府。

记者:我觉得云盘对很多用户来说是2016年动荡的一年,我认识很多有几十G的数据,他不断的调,甚至说后来出现一个云计算的倒退,很多块几十T的硬盘,并不是私有云.

因为有些产品没有出来,可能就是存储设备,等于换成单机的存储设备。云盘可能更长远一点,或者以后可能是合理的价格,因为这个大家可能愿意付费,这一块能不能稍微延伸一点点?

李浩宇:云盘特别有意思,我们联通做云盘基本上从2013年开始,当时看到有360云盘,阿里也有云盘等等,很多厂家都开始搞云盘,云盘看还是一个烧钱的产品,它需要大量的存储,我们都在用苹果,还有iCloud,iCloud是1:3的,我们也在做这个事,但是需要大量的投资,投大量的存储,大量的设备,存储设备是很大的。

我们联通在2013年推出来之后,发现整个市场云盘,包括电信移动都有,电信叫天翼云,我们叫未来云盘,看到大家都开始免费赠送。

因为整个互联网的业务和我们传统的云不一样,一个云先收费的话,有可能用户就不用你,因为互联网的模式基本上以免费模式为驱动进入市场,尤其是国内。快速拓展用户之后才能产生价值,这个价值一个是你的增值服务。

另外,比如说我原来跟百度聊过,他们现在云盘还是免费的,现在用途就很大,比如说我是一个饮食爱好者,我喜欢美食,那我可能传大量的美食照片上去,他们做大数据的分析,给它积累数据推送一些饭馆的广告等等,他会抓住个人的喜好,比如说你喜欢旅游,他会根据你的后台的这些照片给里提供画像,然后作为它的一个提升云盘价值,再去跟后向一些客户提供一些精准营销的服务,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一部分。

所以说云盘很重要的。

原来免费模式,360做的还是不错的,我之前跟360的一个高端在沟通,当时他来创业,但是现在云盘由于不断的在砸钱,为了在国内未来的IPO,把这个业务停掉了。

停掉之后产生大量的反响,用户说你不能停我的服务,原来你说免费,结果大量的个人照片都在上面,一停怎么办,一说要停服务,大量的客户开始转移照片,往百度云包括联通云在转。

现在我看到了商机,未来的云盘会成为一个新的互联网入口,因为云盘的需求是每个人的刚需,手机是不够的,一个手机最大的128G,256G,随着现在拍照的形成,已经成为每一个人拿手机无处不在的拍照,总有一天你发现手机突然满了,你舍不得删就得再实时向云端传送,所以说我们认为云盘已经成为一个个人用户的刚需。

我们联通也是把云盘作为战略产品进行投资,它和我们的手机是捆绑的。每个人用云盘肯定有一个手机号,这样方便登陆上传,也会用4G或者5G和3G的网络,不可能说每次出去旅游了要找WiFi,又没有找到的话,用4G心疼自己的流量,运营商的差异化一个是存储空间大,另外可以节省流量,用运营商的流量就可以免费传送。

反过来看这些互联网公司,唯一剩下的就是百度还在坚挺的做百度云盘,但到底还能做多久?

说实话我也看到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已经撤出云盘这个行业了,转向企业云收费了。

免费云盘还能有多久不好说,但是我们运营商由于有流量的优势,有3G、4G网络还有我们的终端优势,就可以把这个云盘作为我们整个套餐里的一部分,然后通过免费的方式给客户提供,同时通过一些流量的服务,还有后向增值避税、网络冲印等等及时捆绑,来逐步的产生增值服务。

云盘这个业务未来也是会有一两家留下来,但是我觉得运营商,像联通电信移动,我们的云盘还是比较可靠的。

另外还有一个我们资源优势太强了,刚才我说的硬件是存储,还有一个租机房、带宽,机房带宽对我们来讲都是看家本领,基本上成本我可以把它边际化,这个我们自己核算就可以了,但是这个服务器我们只剩一块,就是加存储。

但是对于互联网公司这三大块,反而机架的租赁和带宽是最重要的,为什么现在互联网公司慢慢开始撤了,未来有可能云盘应该是运营商的。

一个在移动市场,一个在APP市场

记者:刚刚您说到针对用户喜好推送广告之后会成为一个入口,我有一个问题,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安全性问题的考量?比如说我上传我自拍修的非常过火,他推送的是修图APP的推送,这样就是隐私的隐患,咱们有没有考量?

李浩宇:作为云盘肯定会有大数据的一些分析,比如说现在我们联通也在做大数据,就是你的一些电话、通讯其实都在我的后台都有记录,这些我们都会脱敏处理,现在我们做了大量的大数据的业务给银行征信业务,给铁路总公司也有一些相关的、需要运营商数据来分析手机端的用户到底喜好哪一些?或者它的信用程度等等,这些数据我们都进行脱敏处理。

云盘这一块我们现在来做用户隐私是保护的,我是做云盘的,但是每个用户的照片我是加密的,加密之后我们会根据你的一些对外公开展示的照片来分析你的行为,但是我们做脱敏处理之后会转化成一个能够应用的大数据的资源,来去推动后端的一些比如说电商等等,他来给你提供更好的服务。

比如说浏览了一块手表,你发现整个屏幕下面每天都有手表,所以说云盘这个业务也有类似的,但是他会很注重保护用户隐私和信息安全。

还有一个就是一说到安全再有延伸什么的,其实为什么有一些国产公司做云盘做不下去了,百度之前出现这样的情况,很多非法的信息会传到云盘上进行分享,这也是中央网信办和网监部门管控的。

但是我们运营商有一个好处,百度还是腾讯所有主次ID、QQ号,根本找不到真正的人,我们运营商云盘是实名制,我们上来之后就会给你一个告知,因为我们运营商云盘是手机号注册实名制的,拿你的身份证照片,电话号码我都能找到你。你就不敢往上传非法信息了。

云盘我们能坚持下来,整个网安系统还有工信部对我们定期有检查,我们有这个信息,因为我们看到我们用户还是比较守规矩的,如果传了非法信息直接定位就会把这个人抓到了,不会像互联网公司那样,所以这个安全性会更高,也是净化整个网络环境,我们也是做到这样一个角色。

记者:我这边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您刚开始在这次会上,您做了一个2017年预测,其中我注意到您对三星手机在新的一年,还是相对比较乐观的,三星手机去年爆炸事件,现在掌门人在韩国涉及到政治风波的影响。

康钊:我个人对于三星手机的预测和看法,首先就是三星手机对中国的市场滑坡的重视程度以及分析能力,就是在大大提高了。也就是说当时它不清楚自己怎么稀里糊涂的在中国不行了,他真是很稀里糊涂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三星引入了一些人才,包括我们中国移动的终端公司的副总经理唐总,对中国手机市场他非常了解,引入这些人才之后,对于三星的本土化就有好处,这是一。

第二,三星过去为什么会大量下滑,它很大程度上一个是渠道,第二个就是性价比都不够。比如说性价比来说,三星手机以前同样一个签约机,咱们同样一部签约机,三星手机还是卖的价格非常高,三星价格高很多,今年三星会专门出针对中国的市场的性价比比较高的手机。

根据我的了解,它打造这样性价比比较高的产品,不是说它的性价比比较高,而是比以往大有进步,加上它的品牌很有竞争力。

还有一个渠道,三星手机在前两年的渠道流失的比较厉害,渠道跟产品销量有关系,产品销量越快渠道就越快,产品有竞争里渠道又回来了,渠道是逐利的。当产品有竞争力渠道一定会回来的,而且三星非常清晰的认识到渠道的问题,就是一二线城市比较强,到了三四五线城市以前是很强的,但是前两年变得被OPPO和vivo侵掉了。

什么叫渠道垄断企业,渠道垄断企业是哪几家你应该知道,不准渠道商卖别人的品牌,他们都是这么着,举个例子,比如说一个消费者来这儿买,看到OPPO的,OPPO的店员肯定使劲推荐我OPPO,你明明表示不要OPPO的时候,他就只推荐vivo,vivo和OPPO是一个老板,但他绝对不会推荐华为的,也不会推荐三星的。

一个产品要做好有三个因素:产品、渠道、价格。

把这三个做好之后基本上就差不多了,这就是我认为今年他会重新做好,三星产品本身没有问题的,产品做的很好,主要就是一个价格,高端产品不用担心,三星高端产品没有问题的,价格多高都没事,S8和Note8都不会有问题,关键是其他产品价格,高端产品卖的量有限。

两款高端产品卖的量再高也比不过苹果,三星以往在中国长期销量第一名,诺基亚之后就是三星在中国销量第一名,它靠的绝不仅仅靠高端产品,而是靠大量的各种甚至有几百块钱的手机都有。

包括运营商定制市场,定制机市场对三星影响也很大,三星以前在运营商定制市场以前也是第一名,在电信CDMA手机市场,它一家就可以占大40%到50%市场份额,但是因为现在运营商定制机销量大量减少对三星也是影响,运营商定制市场今年又大量的提升份额对三星也是一个机会,运营商跟三星的关系非常好,运营商是很认三星的。

所以今年三星我认为很有机会,关键是看他们操盘最后的结果,我也不能说死。

记者:这一次数据报告大部分手机品牌还是比较大众的,还有这几年出现一些小众品牌,而且质量也不错,比如说像锤子等等进来,你看这些小众品牌在未来的出路应该是什么?

康钊:我们的研究报告中没有列入他们,监测很困难,我们的报告数据全是运营商有1亿多用户检测量,所有的手机只要是重要的品牌,重要的入网的,运营商网的每一个用户有什么手机全部都能检测到,山寨机检测不了,因为山寨机没有入网,没有品牌。

你说的那几个小众品牌我们监测很困难,它在每一个省的用量很小,存量太小,份额零点零零几,如果把这个份额百分之零点零几的份额放在报告里面,你根本就看不见,就是一根线,我没有办法把这样一些品牌放进去。

有一些品牌我实在没有办法才放进去,像TCL这种,因为它整个企业太大了,它的整个集团太大了,我没有办法,其实它的量也非常小,但是它的品牌很大。

有一些销量又小,占网数据又小,品牌又弱,我就没有办法,所以我认为小众品牌永远做不大的,做手机投入非常大。我也告诉你一款机器5000万,一款机型没有几千万,不要说别的,就说存货,你一台手机怎么也生产几万台,5万台加上研发、人工费用、渠道费用,一款手机就5000万,两款机型就是1亿,所以没有钱,我认为做手机最后就做成山寨机。

小众品牌他们都是试水的,有些公司给钱不够,给钱多他们就不会这么做,有些品牌锤子就几亿,几亿来做手机,你觉得怎么办?我觉得不好做。举个例子,连渠道都铺不到,我们做一个手机每个省,甚至每个地市都是有人的,没有地市没有人怎么做?怎么想地市渠道商铺货,小众品牌大多用互联网渠道做,因为互联网渠道不用铺人。我的上面写的互联网渠道销量大幅度下滑,而且还会下滑,中国消费者结构才改,中国消费者买低端手机的人越来越少,几百块钱的手机有一定量,过去中国千元机消费者占80%,现在中国用户有钱了,他不要买千元机了,他嫌那个丢人。

当你的收入提高的时候,你不再是学生的时候,你就不想用这个东西了。当你不想用千元机的时候,你是不是要两千块钱以上的。

为什么OPPO和vivo能做的很好?因为它个性化,拿出去长脸。华为也是这个套路,价格越卖越高,而且还会越来越高。

3年前说中国国产手机有一部手机卖3000块简直很难找,那卖不动。现在国产手机卖三千块钱量很大,这就是中国消费者结构在改。

因为我们中国消费者收入在提高,审美观在提高,对于个性化的需求在提高。包括90后、00后对手机的接受度不一样,不再以有一部手机为基本条件,手机也是需要个性化,小众品牌我劝他们早一点收场,也就是苟且活着,或者是被等待收购而已,有一个品牌传了半年被别人收购,我认为是别人不想收它了,没有价值。

那个企业还有几个人呆着我都不知道,就你刚才提的几个品牌其中之一。

记者:你觉得TCL和海信算小众品牌吗?

康钊:TCL在国内是小众品牌,在国际是大品牌,TCL在国际上销量非常大,TCL在品牌宣传始终是讲国际销量,全球销量几千万部,在全球中都能排的上很前的位置,它的销量全世界都能排前十名,但是在中国肯定是小众品牌。坦白来讲,我也在跟TCL谈合作,其实就是把它引入营销渠道市场,这是我们世界网在考虑做的一件事。

还有一个是海信,海信肯定是一个小众品牌,以前海信还是可以的,在三四年前海信曾经一度量能达到近一千万部的销量,那时候销量并不小。

包括在2008年之前海信在中国国产手机中还是有地位的,可以说是第二阵营。当时第一阵营是中兴他们量比较大,但是我觉得这两年海信手机下滑非常厉害的,还有一个它的品牌知名度下滑还是很厉害,现在海信还是靠传统几个市场,他跟山东运营商关系特别好,而且品牌方面也见不到实际声音,它叫海信通信实际上我认为也就是这么活着吧。坦白来讲就是活着而已。

记者:您觉得中国还有多少年千元机就会彻底消失

康钊:不会彻底消失,百立丰的市场现在就很好,百立丰去年销量2000万部,中国永远有低端市场,低端市场在农村,还有年龄大的农民工。

你要说洗脚那个他都不会用几百块钱的,餐馆服务员都不一定要用,年轻人不愿意用,农民工也不是一个低端市场,而是年龄大的农民工,所以千元机不会退出市场,而且它的销量市场不会太小,现在已经降到40%多,慢慢在降。最终保有量20%到30%,百元机还有几百块钱的,今天讲全部是4G市场,还有2G手机市场,2G手机市场还有很多在生产,卖给非洲、印度。

记者:您刚才说现在公开渠道市场已经被OPPO和vivo垄断了。

康钊:还有华为、金立。

记者:您说金立不靠公开市场。

康钊:不是不靠,大量文章说金立靠公开市场,那真的不是。金立高管自己都说,一半以上是靠运营商市场,但是他不会这样说的,中国传播的主流是以公开市场为荣,前几年以电商渠道为荣,所以说中国手机市场也是什么时髦说什么。实际上他真实的不一定讲。

记者:传统的品牌也开始回归发展公开市场。

康钊:花了很多钱,就是没有真正进去。公开渠道市场我认为不是他们的方向,两个礼拜之前联想集团总裁乔健找我们几个人跟她聊了两个多小时,我跟她讲的很清楚,你不要学别人,学别人一定把你带到沟里去。周鸿祎小米把他带到沟里去了,做电商渠道360被带到沟里去了,联想不能做公开渠道市场,一定会被带到沟里去了。

你的基因是什么还做什么,联想基因是什么?联想做手机曾经是中国销量第一,它的基因还是运营商定制机,我认为它重要的还是回到这一点,运营商定制。

今年运营商定制市场会大量的增加,最近来的两个高端都是来自于运营商,中国电信原来的终端公司马总,如果联想不用好这样的人,花钱买过来做摆设就完蛋了,我认为如果联想手机用好了这些人,联想手机绝对能起来。

0
分享至:
文章关键词: 李浩宇  康钊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